逆向歧視 — 先有雞還是先有蛋?

11873405_674147746049858_7191965712817307450_n

逆向歧視(英語:reverse discrimination)是一般觀念中較為強勢的群體(如白人、男性、WASP、該國主流族群等)受到弱勢群體的歧視(如有色人種、婦女、少數族裔、同性戀族群等)。比如南非白人自1994年被黑人統治後受到黑人的逆向歧視,美國南方白人在民權法案通過後受到黑人的逆向歧視。(WIKI)
逆向歧視是普世觀念中較為有相對於一般的歧視概念(即「弱勢團體」的成員因其身份受到不利對待),「逆向」歧視是指「強勢團體」的成員因其身份受到不利對待。這種情況比較可能發生在執行積極平權措施的時候,因此這個概念可能用於批評措施會造成不公平對待。(WIKI)

基本上恐同派(基進右派)基督徒現在的狀況是主打同志族群對恐同派基督徒「逆向歧視」,超級可笑。逆向歧視的三個要件:
1. 弱勢與強勢的對立
2. 弱勢要先被強勢歧視
3. 平權之後,由於弱勢要求更多做為補償,進而壓迫到原先的強勢

當恐同派基督徒主張同志對他們逆向歧視時,很明顯的,恐同派基督徒認為自己是強勢群體,同志是弱勢群體,並且兩個團體之間是對立的,然後現在的情況是同志「反過來」歧視恐同派基督徒。

泛基督徒在台灣只佔大約不會超過5%,同志呢?大概是10%,以人口來看,誰是弱勢?(當然,誰是弱勢絕對不是只看人口,而是整個社會結構的問題,底下還會聊到)但是這不到5%的人們裡面的「某些人們」堅持「整個社會」都應該要遵循「某些人自認為的教義」,並認為他們的「神權」大過一切,甚至超越「人權」(每次都很想這跟些人問一下:安安,請問天賦人權聽過嗎?)當你的教義所主張的價值有違普世價值的時候,你卻堅持普世都必須以你的價值為價值,否則就是墮落與敗壞,把自己的宗教信仰無限擴大,不管任何情形之下就是用一個「我是強勢」的意識形態去詮釋一切,這可不是一句「逆向歧視」就可以解釋的。

說到弱勢強勢的定位,恐同派基督徒之所以可以是自以為強勢,還是跟這個資本主義、父權的社會結構有關。

在資本主義的世界裡,誰有錢誰講話就大聲,要說有錢,這些恐同派基督徒聯合起來,可說是富可敵國啊,有財團大老在背後贊助,更別提聖經裡所提到,也為一般人所遵行的奉獻是收入的1/10,光擁有這樣的固定收入就非常不得了了,但是在基督教的教義當中,這些了不得的奉獻收入,應該是要用在幫助弱勢群體(鰥寡孤獨老殘窮等等各種各樣在社會上被大家污名、看不起、被大家歧視的人們。若還是不明白,去想想聖經中的耶穌都跟誰在一起?)但是這些恐同派的基督徒卻拿著這些屬神的奉獻收入來壯大自己的聲勢,不管自己講的是什麼鬼話,大聲就對了,畢竟有錢,就是強勢。
至於同志族群之所以為弱勢,則是在這個父權的社會當中,同志被視為是一群脫離了常規,削弱父權勢力的叛亂份子,因此在社會中就被污名化而成了弱勢。同時,基進右派基督教則是舉世聞名的父權,並且其派別中的宗教領袖時常靠著鞏固父權來鞏固自己的聲勢與地位,由此一來同志就成了基進右派基督徒的眼中釘。

在這樣的一個脈絡之下,富可敵國的基進右派恐同基督徒成了強勢中的強勢,而同志則成了弱勢中的弱勢。

然從17世紀以來,人權觀念的進步,到了近20年來,同志人權逐漸受到重視,基進右派基督徒那種排除人權式的神權至上的主張逐漸受到唾棄,近幾年在台灣不難看見他們的論述在人權意識高漲的現代窒礙難行,每每話一出口就秀了下限,開始被廣大的社會大眾圍剿。失落的他們一方面在教會之中還是強調自己是強勢,同志才是少數才是弱勢,沒有理由他們(自以為)的教義應該被動搖,一方面對外開始宣稱他們遭受到同志的「逆向歧視」。當這些恐同派基督徒一下子發現本該是強勢的自己倒成為了訕笑的對象,第一次感覺到「歧視」的他們,卻從來也不想想:「沒有歧視,哪來的逆向歧視?」

這些恐同派的基督徒往往在外的形象都要維持一個「好有愛心」、「尊重大家」、「為了教育為了愛」、「接納包容用愛陪伴」,因此矢口否認自己對同志是歧視的,因為他們自己也知道,歧視同志是違反普世價值(既使他們經常私底下坦承不諱,甚至直言聖經中沒有說不可以歧視同志,只有說同性之間不能有性行為,殊不知其實同志包含了LGBTQ+等所有類別,可不是只有同性戀)但是一旦他們宣稱自己受到了逆向歧視,那麼同時他們也就承認了歧視同志這個事實,畢竟強勢族群所受到的「逆向歧視」一向是強勢族群對弱勢族群歧視的延伸。至於同志對他們是否有逆向歧視呢?我想是沒有的。台灣同志至今仍然連平權都沒有,要怎麼逆向歧視?台灣的同志仍然受到這些基進右派恐同基督徒的歧視,政府的政策被「宗教財團」牽著鼻子走,同志們連平權都沒有,要如何去要求更多?同志的生存仍然被這些資本主義父權社會中的強勢族群壓迫著,這樣的弱勢,又如何能夠「在平權之後要求更多做為補償,進而壓迫到原先的強勢」。

先有雞還是先有蛋?是說,蛋是看到了,不過到了現在蛋都還沒孵出來,我們又怎麼能知道那是隻雞?

作者為左翼同志行動聯盟發起人

參考影片:

天主教組織(catholicvote.org)上傳的一隻影片

 

 

來自網路媒體(The Young Turks — TYT)的評論

 

 

來至同志朋友以及支持同志的盟友們的諷刺影片(種族歧視版)

About L’Étranger

毛毛(Erik Ernesto L. S. Chen) 熱愛古典音樂與哲學,喜歡都市跟喜歡自然一樣多。 專職為左翼同志行動聯盟發起人。 兼職為尖石鄉泰雅部落小學的英文(&音樂)老師。 很ㄎㄧㄤ但很愛台灣的香蕉。 常常覺得自己是一隻唱歌音不準的鯨魚...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