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妳聽過澎湖七一三事件嗎 ? 今年66週年了

澎湖七一三事件是發生在1949年7月13日澎湖的軍事冤案事件。 圖 | 20歲的政治小出櫃
澎湖七一三事件是發生在1949年7月13日澎湖的軍事冤案事件。 圖 | 20歲的政治小出櫃

 

澎湖七一三事件是發生在1949年7月13日澎湖的軍事冤案事件,當時稱呼山東流亡學校煙台聯合中學匪諜案,現稱山東學生流亡案,被定位為「外省人的二二八事件」,亦為白色恐怖時代受害人數最多的單一事件。

主要原因

該事件的導火線是國共內戰後,八千多名的山東省流亡學生在煙台聯合中學校長張敏之帶領下到達澎湖,假馬公國民學校成立「澎湖防衛司令部子弟學校」。

同此時期,39師師長韓鳳儀率部隊駐紮澎湖,擔心自身勢力弱小,且嫉忌澎湖防衛司令部司令李振清的風光與得志,而與39師政戰官陳復生密謀,為李振清製造困擾。

韓鳳儀所率之三十九師士卒寥寥可數且難以補充兵源,因此趁機假藉理由拉伕,強迫學生入軍,同時又虐待學生,嫁禍給李振清,並從中挑撥,使李與學生相互憎恨。當時澎湖駐防軍隊普遍兵源短缺,李振清也希望把學生能編入澎湖防衛司令部警衛步兵團,因此對韓鳳儀的舉動並沒有起疑。

因為學生多不願意從軍而常有抵抗、衝突,許多小怨不斷累積終於導致在7月13日於澎湖防衛司令部操場發生的流血衝突。後來,軍方以逮捕匪諜的名義,逮捕、拘禁許多人並加以秘密審判,對校長等多人處以死刑,並有學生被裝入麻布袋丟海。軍方也長期監控其家屬。 此案相關的莫名失蹤者近三百多人。事發後,校長張敏之、鄒鑑和五名學生劉永祥、譚茂基、明同樂、張世能、王光耀以「匪諜」罪名被押到台北馬場町槍決,另有2名學生王子彝、尹廣居死於獄中。

年紀小的學生則由教育部安排至彰化員林實驗中學[5],如2014年台北市長候選人趙衍慶,由於當時資訊封閉,他到2014年甚至不知張敏之被處死,還以為安享天年。

作家王鼎鈞曾說:「國民政府能在台灣立定腳跟,靠兩件大案殺開一條血路:一件是二二八事件懾伏了本省人,另一件是本件山東煙台聯合中學冤案懾伏了外省人。」

入伍生發展

在此事件中被迫入伍者,之後有數位在軍中升任至將軍,包括前國防部副部長王文燮、前海巡部總司令王若愚、前陸軍總司令李楨林等。但王文燮宣稱七一三事件「只有兩名學生遭到刺刀刺傷」。

事後平反

儘管在台的山東籍政要想為受害者平反,卻受限於當時白色恐怖時期的時空因素,案件也不為外人所知。1997年國民黨葛雨琴民進黨謝聰敏(亦為臺灣白色恐怖時期受害人)、新黨高惠宇立委聯手提案制定《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條例》,被害人與其家屬始得平反。

2007年,民進黨中常會決議建議政府為澎湖七一三事件興建國家紀念碑,同時在澎防部操場(也就是當年開槍鎮壓的地點)舉辦紀念會,但初期澎湖縣政府反對立碑,當時國民黨籍的澎湖縣長王乾發甚至表示未聽過此事件。

2008年7月,罹難校長張敏之之子張彤與澎湖縣長王乾發達成協議,同意縣府提供觀音亭西側海堤興建紀念碑。將由縣府建設局協助指界、定樁,並提供地籍資料,再交由營建署負責施工。隨後於13日在紀念碑預定地舉行紀念會,說明立碑理念,共同見證歷史。

2011年7月13日,國防部首度正面面對七一三事件。副部長趙世璋親赴紀念碑,弔祭受害者。

目前仍有許多當年的山東學生存活在現在,包括孫震張玉法顏世錫和當年聯合中學的訓導主任苑覺非等,苑覺非是現任台大哲學系系主任苑舉正的父親。已去世的當事人有2011年去世的朱炎、軍方的尹殿甲等。尹殿甲是前台大人類學系教授、前台大訓導長尹建中的父親。

當年的山東學生為逃避拉伕,許多人低報年齡。

其它影響

2009年出版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一書記述此事,但書中由張玉法提供的部份史實被事件當事人黃端禮質疑是捏造與技術誤導以醜化政府;如棲鳳渡爬車頂並沒有摔死任何人,當年是一分校校長趙蘭亭誣告張敏之為匪諜才導致他被槍斃。黃端禮曾以信件向張玉法指出其錯誤,張大春曾將此信件公布在他《中國時報》的專欄上。

2014年中華民國直轄市長及縣市長選舉,作家江昺崙在想想論壇發表一篇「200萬說一個故事:78歲台北市長候選人趙衍慶」的文章,將趙衍慶澎湖713事件受害者作聯想。數日後,被另一篇文章指出趙衍慶本人雖為山東流亡學生,但非此案直接受害者,僅是個人想像。經媒體報導後,江昺崙表示,書寫趙衍慶時,是想突顯老前輩走過大時代的苦難,於是,將713事件的情境分享給讀者,文章書寫筆觸較有文學性。再經其他媒體深入採訪後,趙衍慶本人表示,雖非因713事件被強徵入伍,但仍記得張敏之校長向李振清司令抗議,李振清威脅將學生投海餵魚等事件。

Source : 維基百科

影片記錄
Part1

Part2

Part3

Part4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快按讚 d(`・∀・)b
在這評論 ヾ(*´∀ ˋ*)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