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向女勇士致敬-朝天椒大姐

11350325_1594285624142809_1315520570_n
朝天椒大姐,照片由本人提供

 

看到了一則新聞-「脫光抗議 獨派人士朝天椒高呼『不服不刑』」,讓我對這位朝天椒大姐十分佩服!但是看到網路新聞下的留言,有許多性別歧視、年齡歧視、外貌歧視,以及對台灣獨立的汙名,進而產生對這位大姐的指指點點,並有不少人身攻擊。在此,我想提出一些觀點。

 

「偏激」與「脫序」,何罪之有?

 

有些人指稱這位大姐的行為「偏激」或「脫序」,這個詞實在讓我看了很不舒服,「偏激」與「脫序」這些詞本身就是「壓迫者的語言」!

 

在台灣,人們的思想嚴重地遭到「儒家文化之毒」(一直以來都是中華帝國進行殖民封建的手段)綁架,喜歡講求所謂的「中庸」與「守序」,看似中立、和平、與世無爭,實際上是相當的偏頗、殘暴與爭權奪利的!因為它多半都站在優勢者、既得利益者與壓迫者那方,信奉階級歧視、性別歧視、種族歧視、菁英主義、殖民文化等思想,殊不知這些思想體系造成大量的人們流離失所、貧窮、遭到剝削、強暴甚至殺害。「中庸」與「守序」其實就是「順著『結構暴力』而行」,並成為當中的推手(這樣才能「安定」現有社會框架,並且「看似和平」)。

 

且很多時候受害或曾經受害的人們也吃這一套,典型的例子就是「媳婦熬成婆」(一個遭受婆婆虐待的女人,成為婆婆後依然以一樣的方式對待自己的媳婦)。

 

然而「偏激」與「脫序」,就是「中庸」與「守序」的相對詞,如果你不吃「中庸」與「守序」這套霸權思想,就斷斷不可貼他人「偏激」的標籤(沒有「中庸」就沒有「偏激」,只有「想法不同」)!否則,你就是結構的壓迫者!就是「平庸的邪惡」!

 

女人有權使用自己的身體

 

也有一種攻擊她的聲音,說她「老女人不要出來嚇人」、「平頭尼姑還脫」(「尼姑」本身就是歧是用語,正確上是比丘尼)、「不先整形再脫嗎?」等,針對她的性別、年齡與外貌的「歧視性用語」,這更是令人作嘔!如果今天換作是一個男人呢?一個年輕女人或「漂亮」女人呢?社會又會怎麼看她?怎麼看她的訴求?

 

社會看待男人用身體抗爭的重點是「訴求」;女人用身體抗爭的重點卻是「外貌」,幾乎無論女人做什麼,社會的重點都不在事情本身,而是這女人的外貌、穿著與妝容,這很明顯是對女性的「色情化」與「凝視」(單純只是個人在螢幕前將其「性感化」與對其「意淫」不構成問題)!

 

年輕貌美的女人裸露社會拍手叫好,不符合社會口味的女人裸露社會則嫌醜嫌老;前者被性騷擾被認為「天經地義」,後者被性騷擾被認為是她的「福氣」,卻忘記去檢視社會父權資本主義的暴力問題(Free The Nipple 的行動者有些也有受過類似的性/性別暴力)!

 

而且,為何女人不可以用自己的身體抗爭呢?男人可以做想這麼多因為其性別身分帶來的「被正視」與「被尊重」,女人怎會沒資格使用自己的身體做為抗爭手段,且我們抗爭或走遊行多用了一堆不環保的紙板與塑膠板,像朝天椒大姐一樣將訴求寫在身上可環保多了!

 

被妖魔化的「台灣獨立」

 

還有針對朝天椒大姐「台灣獨立建國行動聯盟總召」的身分的攻擊。

 

一直到現在,「台灣獨立」比起其他議題(環動保、人權等)依然被視作較為「禁忌」的話題,好像談到這個會要人命一樣,而且也將台灣獨立的支持者貼上「台獨份子」的標籤,其象徵意味似乎與「恐佈份子」差不多。

 

但是,為何社會可以接受一個屠殺台灣人民的獨裁者-蔣介石,他的銅像出現在我們的校園、政府單位、公園裡,以及國家為他蓋了一座紀念堂,甚至出現在孩子們的課本上,為他歌功頌德,卻不能接受人民擁有一個獨立自主不受強權欺壓的國家呢?

 

我也不是台獨的死忠支持者(我比較偏好最終沒有國界),甚至在318攻佔立院行動之前,我活在相對被接納的性別運動圈中,對這個議題、這群人很陌生。但當時,我認識了一些朋友,到正門口聽過他們的演講,以及在夜深人靜大家不靠近他們的時候,主動與這些阿伯阿姨們攀談,他們的堅持與希望的眼神讓我很感動。一群裡念被嘲笑甚至被認為幾乎不可能實現的人,很多還是中老年人,都不知道這輩子能不能達成目標,卻還是這樣努力著。而台獨支持者跟所有人一樣,從事各行各業,有的溫和、有的基進,有著各式各樣的人,「污名化」與「妖魔化」,只顯得某些人心胸狹窄。

 

聽見小人物的聲音

 

而此事件中的朝天椒大姐,我本人是認識的,在參與一些社會運動的活動與行動中,我見過她好幾次面,雖然因為世代差距的關係,並沒有與她深交,但我很喜歡也很敬佩這位大姐!她曾跟我聊過她勇敢地檢舉她遇到職場性騷擾,並且鼓勵其他女同事一起勇敢站出來的事件;以及她與我談過,在街頭所會面臨的性別歧視,她說「街頭的文化就像工地一樣」,所以女性才會常常不舒服;還有在一次寒流來襲,我參與立法院附近的戶外論壇,但我穿著一件單薄的洋裝(因為剛與男朋友約會,要假掰一下),她也豪邁大方的將外套借給我穿,那次我很感謝她。

 

這次的事情讓我如此在意,當然並不只是因為認識她,還有當我上空抗議護家盟,以及支持Free The Nipple的活動的時候,我有比較多的正面支持,雖然一樣有人攻擊我(保守派、色情沙豬),但這比例相差的實在很懸殊,讓我不禁感到心疼,一個將要被國家機器抓去關的小人物,一個幾乎沒有人要聽她說話默默無名的女人,居然要做到這種程度才能換取關注,但她的訴求居然沒有被正視,而是被當成鬧劇、笑話來看,想到這,真免不了傷感!

 

如果今天是陳維廷這種「被造神的大人物」,又會有什麼結果呢?連性騷擾都會有人護航了!但這樣的小人物只是為了「被看見」,便勇敢豁出去的舉動卻被當成笑話與鬧劇,這社會是否太殘暴了?我認為朝天椒大姐的這個行動,已經可以與「自焚」相比,甚至可以說是社會「對女人的火刑」!

 

在此,我要向朝天椒大姐致敬!

 

About 壞情感

#壞情感 {  興趣 : 研究社會主義、女性主義、酷兒理論、性別理論等;  身份 : 跨性別女性(男跨女)、社會運動行動者;  長期參與女權、性平、同志、跨性別等運動;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