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達政宗觀點】 還把同性戀當「變種人」的台灣?

經作者同意刊載

作者:伊達政宗(醫師、雙性戀同志、基督徒)

作者:伊達政宗(醫師、雙性戀同志、基督徒)

今天清晨不知怎麼,突然想到已故英國數學家艾倫•圖靈(Alan Turing),才發現昨天(6月7日),是圖靈逝世滿六十年的紀念。於是我開始回顧這位偉人的生平事蹟,並所遭受的無情迫害,剝奪一切工作、榮譽,最後慘死的歷史悲劇。

圖靈素有「電腦科學之父(father of Computer Science)」之稱,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成功破解納粹德國的密碼,被譽為縮短二戰的功臣。圖靈因與男性發生性關係,於1952年被英國政府裁定嚴重行為不檢、雞姦罪等嚴重猥褻。圖靈不但遭到撤職,還被施打女性賀爾蒙以進行化學去勢(閹割)。藥物產生了乳房不斷發育等殘酷副作用,令熱愛運動的圖靈身心受到極大傷害。由於受不了受刑所導致外貌與自尊的損害,圖靈於1954年服食浸泡氰化物溶液(cyanide)的蘋果,自殺身亡,得年41歲。同性性行為在當年的英國屬違法,一直到1967年才非刑事化。去年(2013年)聖誕夜(12月24日),圖靈終獲得英國女皇罕見的皇家特赦平反,洗涮污名,但已遲來了約六十年。然而,還是有人仍視圖靈罪有應得,2011年McNally爵士發表談話認為當年的判處很適當。但是因性傾向被逼害的不幸,至今仍然在世界各地發生。盧安達境內的大屠殺,想必關心同志人權的人們,一定有印象。去年年底,烏干達更通過反同志法案,在我們努力的奔走撻伐與呼籲當局政府,儘管最後同性戀行為(homosexual acts)的刑責並非唯一死刑,但是同志仍可面臨無期徒刑的牢獄之災,甚至連認識同志卻不舉報的人們也可被判刑三年。前些日子,俄羅斯冬季奧運如火如荼的舉行,也在去年,他們通過法案,同樣將同性戀入罪,連過境的外國人也都不放過。世界各地關於同志被霸凌,毆打,甚至焚燒致死也都不曾間斷。究竟同志的愛是有多麼「邪惡」,需要如此被獵殺,被矯正,與被改變呢?但這不對,我們該做的,不只是這樣而已!因為仍有台灣靈恩派牧師如『翁國峰』『郭美江』之流,認為要為烏干達的「勇敢」,來致敬,來喝采!醫學上,Androcur可用來抑制睪丸酮,除了做為攝護腺等癌症的賀爾蒙治療,也具有治療男性性欲異常、婦女多毛癥、痤瘡、青春期早熟的功效。仿單上甚至註明–對各種性變態 (如同性戀、露陰癖、窺陰癖、戀童癖等) 和異性戀者的性欲亢進具有抗性欲(reduce libido) 治療效果,但效果不及針劑型Leuplin,例如南韓很愛用這類藥物對付性侵罪犯。但是我要問的是,從科學的角度來看降低性慾是否為同性戀(homosexual)「恢復」成為異性戀(heterosexual)的方式,還是指是壓抑導致暫時成為無性戀(asexual),一旦不吃藥,性向就會回到原始狀態?此外,雖然性傾向與性行為脫離不了干係,但是與性欲的程度並無直接關聯。我舉個例子好了,我們身邊應該都有一些70-80歲的老人家,他們大多已經沒有性行為,也比較缺乏性慾,但這些會影響他們做為一個同性戀或是異性戀者嗎?

最近科學研究,發現了第二個所謂「同性戀基因」,但我依然十分憂心。我在多年前,就不再打同志成因先天或是後天的論述,我認為其一點意義也沒有。若是同志的發生來自後天,或者行為的模仿,流行時勢的帶動,甚至「傳染」,那麼反對者,就自然可以進行「同性戀治療」,無論利用嫌惡制約(aversion therapy)、生理增強回饋(rewarding feedback)、催眠(hypnosis)、或是性治療。又或者某些宗教團體,如『走出埃及』最愛使用的,家屬陪伴的病友互助團體模式,來尋求上帝或其它神明的改變與醫治。然而,若是同志的成因,無法選擇,而是基因或者母腹環境中的某些荷爾蒙不平衡導致的結果,那麼基於優生,又或者我直接言明「歧視」與「無知」、「仇恨」,將會有許多同志在未出生前藉由同性戀基因的篩檢被墮胎,又或者對於母腹的荷爾蒙的「正常變異 (natural variation)」濃度,偵測並做強迫矯正治療。然而,即便同樣為醫師,依然有人以「基因突變 (gene mutaion)」來形容同性戀,如『柯文哲』。把同性戀視為變種人 (mutants, X-men),又究竟是高估我們,還是矮化我們呢?

討論先天或是後天,結果都是一樣,只要有人無法認同「同性戀的去病理化」,就會有各種無理取鬧原因來耗費同志的心力。那個才是問題真正的核心。自1973年美國精神醫學學會 (APA) 將同性戀從精神疾病的診斷列表 (DSM-III-R) 中去除之後, 許多針對矯正治療 (reparative therapy),或改變性傾向療法 (sexual orientation change efforts) 的動機與治療結果都被拿出來討論。在1997年,美國心理學會表示,人類不能選擇作爲同性戀或異性戀,而人類的性傾向不是能夠由意志改變的有意識的選擇。而1998年美國精神醫學學會更指出目前尚沒有足夠的科學研究證實改變性傾向的治療安全或有效;有一些經歷過改變性傾向療法的人表示,試圖改變性傾向有潛在性的危害。

有很多同性戀者生活得很成功和幸福,但是一些同性戀或雙性戀者,可能會試圖通過療法改變自己的性傾向,通常這是受到家庭成員或宗教團體施加的壓力所致。但其實事實是,「同性戀不是一種疾病」,因此「沒有必要進行治療」,但是「也並非不能改變的」,只是可能付出的代價更大。臨床經驗表明,那些試圖尋找轉變療法的人,通常是因爲社會的歧視偏見,所造成的內在同性戀恐懼症所致。而那些能夠正面接受自己性傾向的男女同性戀或雙性戀者,能比那些不能接受自己性傾向的人,獲得更好的自我適應能力。

仔細想想,到底是這些自我適應良好的同性戀者,還是被社會扭捏壓抑性傾向、被內在同性戀恐懼壓迫人格的人,對整體社會或是公共善,有更大幫助?

最後,我們有那個本錢,再多屠殺一位圖靈,或是牛頓嗎?

【註】
原文刊於2014/06/08蘋果日報-即時論壇
還把同性戀當「變種人」的台灣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40608/412342/

快分享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