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達政宗觀點】消失中的同志公共空間與娛樂權

伊達政宗
作者:伊達政宗(醫師、雙性戀同志、基督徒)

本文經作者同意刊載

據聞,昨天(2015 年 2 月 7 日)晚上約 7 點左右在北市知名同志三溫暖 Aniki WOW 有將近 300 位壯士,幾近全數赤裸的,迎接來自士林地檢署&轄區大同分局員警的盤查搜身,只為了可能存在或是不存在的毒品,而淪落至這不堪境界。但是這樣的過程合理或合法嗎? 筆者觀察到的是,同志的娛樂權不僅僅被侵犯,更再度挑起內部「以番制番」的聲音。然而檢警的手段,合乎比例原則的適當性、與必要性嗎?這樣大規模的盤查手段,真的可以達成北市府與警政署原始訂定的取締毒品目的?

昨晚大舉動擾民行動,甚至阻礙商家營業的成果,據了解,最後只有 5 人因非法持有毒品被警察帶回,卻影響了 300 人好幾小時。他們光溜溜的在這寒冷的天氣下,被當作犯罪嫌疑人,被一群虎視眈眈的檢警包圍。而這樣光榮的成果業績,執行搜索的檢察官與司法警察、甚至開出這張「搜索票」的法官,你們滿意嗎?試問,叫人民不能穿回衣服,然後排排坐好是哪招?讓人穿上衣服人難道會從衣櫃消失?還是這裸體行為難道是被認定正在「妨害風化」?那如果真是這樣,就更應該要叫他們把衣服穿好,停止「犯罪事實」後再進行盤查,不是嗎?

所以,昨天這樣到底是「臨檢」,還是「搜索」?

如果是臨檢,除了地點必須是公共場所外,對身體、所有物、住所的搜索,甚至對非現行犯或準現行犯出示身份證件的要求在法律上都仍有疑義。除非提出搜索票才得以為之,不然根本可以不予理會。然而,針對所謂搜索,檢察官或是法官必須親率,而且在事前告知執行搜索的事由,及應受搜索的人員與場地範圍。也應做詳實筆錄。此外,搜索之時間,也應於營業時間結束後,儘量不侵害商家權益為原則。(但八大行業又另外有其它規範,不受此限,令人感到無奈。)

所以,筆者再問一次:昨晚的盤查,到底是對 300 人的臨檢,還是對這 5 人的搜索?

如果商家經常被這樣臨檢/搜索,甚至一天好幾回(如北市知名同志夜店 Jump),或許可選擇發函要求分局提出合理說明。畢竟是合法的營業場所,要求執法者與人民褓母在影響商家最小範圍內,並維護商家名譽之正常執行勤務是合理要求。此次地毯式搜索,檢警所出示之搜索票甚至未針對某些犯罪嫌疑人,而是針對特定範圍場域,也就是店家本身;或許開立搜索票的法官恐怕不是注意到這些所謂的「害群之馬」,而是認定店家以及來消費的同志朋友,都是「準現行犯」,因此肆無忌憚。於是,真正打壓到的是這些吸毒/販毒者嗎?

不,不是的。真正被霸凌的是同志的公共空間,以及同志的娛樂權。

施用毒品者在現行司法實務上,已被認定傾向於「病患」而非「罪犯」,真正被定義的罪犯(毒品製造與販賣者),根本仍逍遙法外,絲毫未受影響。若持續放任此類大規模掃蕩行動,不僅師出無名惹人非議外,恐怕成效也都會一直這麼糟糕下去。只是,仍要提醒一點,對於員警的臨檢,人民有義務配合不得拒絕,但可要求員警出示相關證件,並說明此次臨檢的用意。

貿然拒絕臨檢,員警可以「妨礙公務」罪名加以強力逮捕。只是受檢人亦無法律上之義務出示電話住址做登記。受檢人若對臨檢過程或是事由不服,可於臨檢結束前提出異議,要求員警開具臨檢記錄單,於日後提出行政訴訟救濟。若是遇到態度惡劣,或是推拖不肯受理的員警,不需跟他吵架,就請直接記下背章號碼,然後直接撥110報案,或提報警政署督察室:02-2394-3644 。

最後,昨天是繼年前檢警三度抄掉知名同志派對 G5 Taipei 後一場不折不扣的同志獵巫。此舉其實嚴重侵害人權,然而根本就沒維護到什麼實質的社會秩序,遑論公共利益。筆者認為,這很顯然是執法過當,非但不符合比例原則,也毫無程序正義可言。臺灣並非警察國家。就算有人在場地內嗑藥,也不代表不相干之其他人士必須陪葬被當共犯,以及受到這種高規格禮遇。

親愛的法官、檢察官、各級執法員警,不要抓不到刁民到處找良民出氣。加油,好嗎?

《補註》
=====================
【憲法】第 23 條
「以上各條(指言論自由、秘密通訊自由等)列舉之自由權利,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

【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 535 號文】
「臨檢實施之手段:檢查、路檢、取締或盤查等不問其名稱為何,均屬對人或物之查驗、干預,影響人民行動自由、財產權及隱私權等甚鉅,應恪遵法治國家警察執勤之原則。
……並無授權警察人員得不顧時間、地點及對象任意臨檢、取締或隨機檢查、盤查之立法本意。
……警察人員執行場所之臨檢勤務,應限於已發生危害或依客觀、合理判斷易生危害之處所、交通工具或公共場所為之,其中處所為私人居住之空間者,並應受住宅相同之保障;對人實施之臨檢則須以有相當理由足認其行為已構成或即將發生危害者為限,且均應遵守比例原則,不得逾越必要程度。」

【警察職權行使法】第 3 條第 1 項
「警察行使職權,不得逾越所欲達成執行目的之必要限度,且應以對人民權益侵害最少之適當方法為之。」

【刑事訴訟法】第 128 條
「搜索,應用搜索票。
搜索票,應記載下列事項:
一、案由。
二、應搜索之被告、犯罪嫌疑人或應扣押之物。但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不明時,得不予記載。
三、應加搜索之處所、身體、物件或電磁紀錄。
四、有效期間,逾期不得執行搜索及搜索後應將搜索票交還之意旨。
搜索票,由法官簽名。法官並得於搜索票上,對執行人員為適當之指示。
核發搜索票之程序,不公開之。」

【檢察機關實施搜索扣押應行注意事項】
第 14 條
「執行搜索時,除依法得不用搜索票之情形外,應先出示搜索票,使受搜索人明瞭執行搜索、扣押之案由及應受搜索、扣押之人及範圍。實施搜索、扣押後,應製作筆錄,將搜索、扣押過程、執行方法、在場之人及所扣押之物記明筆錄。」
第 15 條
「實施搜索或扣押時,應遵守搜索票上法官對執行人員所為之指示,針對案情內容之需要執行搜索,不應為漫無目標之搜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快按讚 d(`・∀・)b
在這評論 ヾ(*´∀ ˋ*)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