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專欄-伊達政宗 從護家盟的錯誤數據及觀點談婚姻平權及愛滋議題

IMG_174395480092718

作者:伊達政宗(醫師、雙性戀同志、基督徒)

愛滋病毒並非鑲嵌在男同志與男男性行為(MsM)實踐者的身上,而是任何未受藥物控制的感染者可能藉由不安全的陰道交,肛交等性行為模式傳染給任何與自己產生以上接觸的人;正如所有其它的傳染性疾病有其傳染途徑那樣。而研究性伴侶「人數」,更是沒有意義,重要的是「人次」,而且是「不安全性行為的人次」。不過在這個「唯獨守貞」的護家盟中,這種事被當相同則完全不感到意外。

過去在臨床上有遇過中年女子發燒不退,遍查泌尿生殖道,呼吸道,皮膚軟組織等均無明顯變異或是症狀,後來與女子討論也取得同意書後抽驗HIV項目,證實為HIV感染。女子自述已婚,除先生外無其它性伴侶,亦無與人有過共用針頭行為。最後才知道,是女子丈夫經由嫖妓/外遇感染,然後又傳染給女子。而這類案例又發生在外籍配偶身上為多(姑且不談文化差異與父權的影響)。

從「守貞」的角度來看,這些女子確實做到了。守貞從來都只是一件「自己」就能完成的事,只可惜它無法完全約束另一方,要求做到跟自己相同程度。儘管我國法律明定將通姦入刑事罪,卻也始終避免不了這樣的事不斷地發生。這也是何以婚姻作為保障財產與生殖器的手段,而圖利的卻是徵信社,以及屢屢被原諒的通姦者。

我從來都反對,將疾病與特定族群做連結,甚至連結至特定族群的特定行為,將之道德化都是有爭議的論述。這絕對是歧視!

實習的那年,在婦產科巧遇一名年輕貌美的比丘尼因陰道不正常出血就診,抹片證實是子宮頸的鱗狀上皮癌。後來在手術室,住院醫師等麻醉醫師執行麻醉後,半開玩笑的猜測,該名比丘尼或許是因為當初性生活不檢點,才遁入空門(還暗指她可能過去從事性工作)。主治醫師雖未反駁,但卻直接讓我們觀察到,她的處女膜其實是非常完整的。

我實在無法想像,當這位比丘尼看到衛教單張或是看板上,對於多重性伴侶、太年輕發生性經驗、抽菸、長期使用避孕藥等等子宮頸癌的危險因子時,她作何感想。又同行的比丘尼們怎麼來看她?所幸,現在由於新研究的進步,人類乳突病毒(HPV)成許多子宮頸癌患者作了有力的平反。

回到愛滋的議題,我也曾經在感染科門診,聽到一名輕熟男性在門診大聲辱罵醫護人員,「我又不是同性戀,我怎麼可能得到愛滋!?」追根究底來說,就是臺灣長久以來的性別教育出了問題,以及相關公衛防疫單位的失職。統計數據的分析,若缺乏嚴謹的中立觀點,則可能流於便宜行事。現今倒好了,疾管局數據被背後有心人士利用,成為共犯結構的一員。

護家盟至今還在主打HIV是藉男男性行為傳染時,我彷彿看見了四到十八世紀時,基督教迫害科學家們的魅影。願上帝親自恢復他們的頭腦,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明白。

【註】
本文用以回應台灣守護家庭網站「疾管局統計資料顯示 HIV感染危險因子中 男男性交占8成 (https://taiwanfamily.com/96730)」一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快按讚 d(`・∀・)b
在這評論 ヾ(*´∀ ˋ*)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