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明德:跨性別者的容身地

跨性別者的人權需要受到保障,目前內政部一紙行政命令要求跨性別者必須摘除生殖器官才能拿到符合自身性別認同的身份證是一種酷刑,非常殘酷!!

跨性別者的人數比同志還要少,更需要受到人權的保障,他/她們的生存權、人格權、工作權都需要受到保障。

中華民國在馬英九總統任內簽屬了兩公約,也就是
【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其中第7條規定:「任何人均不得加以酷刑或施以殘忍的、不人道的或侮辱性的待遇或懲罰。特別是對任何人均不得未經其自由同意而施以醫藥或科學實驗。」其中所謂的酷刑即是會造成身體和精神痛苦的行為,所以像是威脅使用暴力、長期剝奪睡眠等都屬於酷刑的施展。即便是沒有達到酷刑的程度或是過失所為的處遇,亦有可能屬於本條所謂殘忍、不人道、侮辱性的待遇或懲罰,也屬於禁止之範圍,因此像是監獄缺乏基本醫療設備等將違反本條之規定。

跨性別者要拿到符合他/她性別認同的身份證卻必須摘除生殖器官是一種酷刑,而內政部的這項行政命令嚴重違反人權,在這裡酷新聞表達的立場是嚴重的抗議。

就在發表這篇文章之前,酷編輯得知一直支持同志人權的陳嘉君女士向她的先生-施明德告知內政部有這項嚴重漠視跨性別者生育權及生存權的殘酷行政命令,因此在昨日2014年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施明德夫婦與丁守中委員及台灣性別不明關懷協會共同召開記者會,抗議內政部這項嚴重違反人權的行政命令。

酷編輯在這裡也轉載施明德先生在蘋果日報的文章【施明德:跨性別者的容身地】。

文本及圖片皆轉載自蘋果日報施明德專欄
文本及圖片皆轉載自蘋果日報施明德專欄

以下轉載自蘋果日報

我相信,全台灣極少數的人知道,我們國家有一條極端殘忍又反人權的行政命令,規定跨性別者要領一張他認同的性別身分證,必須先摘除他天生的全部生殖器官!而且已經有超過五百位的跨性別者被強迫摘除生殖器官僅僅只為得到完整自主的性別認同,殘酷啊!

什麼叫做跨性別者?就是他天生有完整的男人或女人的身體,但是他的大腦天生就認定自己是另一種性別。簡單地說,一位有男人身體的人,他認為自己是女人。他也以這種確信生活著。反之,亦同。跨性別者在人類社會中居於絕對少數,比同性戀者更少,但他們同樣是上帝的傑作品,他們的生存權、人格權都應受到國家法律的尊重,不得加以歧視。

內政部第0970066240號酷刑命令立法院幾乎全部不知悉,日前我親自致電王金平院長,告訴他有這條違反人道的命令,王院長大表驚訝,承認這是他首次聽到台灣竟然有這種行政命令強迫人民摘除器官。隨後我打電話給民進黨總召柯建銘,和國民黨委員丁守中,他們也都是第一次聽到,並承認必須對內政部違法的行政命令加以廢止。

一個人的「身分」代表的是自己,而做自己並不需要檢視任何器官來證明,不管是性器官或是大腦,政府都無權過問。關於蔣家所製造的白色恐怖統治,我聽過最好的描述是藝術家陳界仁,他說:「這是統治者透過關押少數異議者來對大多數的人民進行的一場集體腦部切除手術。」蔣家摘除我們的大腦,使我們不能思考,不能反抗。我思故我在,笛卡爾在三百多年就如此說。我理解跨性別者,也用這句經典,他們腦袋裡怎麼想,他們就應該如是的存在,並不需要摘除性器官來「符合」別人的眼睛或自己的腦袋。

活摘性器官的命令是內政部2008年頒布的。2009年馬政府簽署聯合國的人權兩公約,並經國會通過,其法律效力與國內法相同。人權兩公約對為同性戀婚姻和性別認同,均屬基本人權與人格尊嚴,不得以法令加以剝奪或歧視。換言之,內政部的行政命令已與法律抵觸,應屬無效。

去年,馬政府舉行一連串的人權會議,衛福部也在人權團體與醫療專業者的建議下做出決議:「性別認同是基本人權,且無必要強迫摘除生殖器官,個人傾向應該得到尊重。」但一年了,內政部竟然視若無睹,馬江政府連行政院內部兩部會的歧異也無法調和,這是馬江政府無能、不人道、違反人權兩公約的具體事證。

人權是自然的,是不可讓渡的,是神聖的。官僚不能把人權拿來會議上「辯論」,政府對人民不僅有履行人權的義務,而且不能大眾的意見為依歸。很多人無法理解跨性別所遭遇的生命歷程,對他們不予關心,甚至充滿莫名的敵意與仇恨,但是這個國家,這個政府,必須仔細的看著每一個受苦的人民,每一個特殊的個人,發現他們的需求,還給他們一個自由的存在。這是責任,這是義務。

無論這個世界有多少不同的人群,再不能體會的處境,再難以想像的不同,再陌生,再少數,我們都必須為他們在世界上鑿出一個容身之地。

內政部請為跨性者鑿出一個容身之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快按讚 d(`・∀・)b
在這評論 ヾ(*´∀ ˋ*)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