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眼】觀察:彩虹圍城與台灣的民主價值

資料來源:轉載自蘋果日報

彩虹圍城將婚姻平權送進立法院
彩虹圍城將婚姻平權送進立法院

文/萬宗綸

有「人權律師之稱」的尤美女抽中司法委員會召委,無疑是「婚姻平權」法案再度出現曙光的時刻,「婚姻平權革命陣線」在10/5,這一個承接著「巢運」、台灣又同時仍關注香港佔中的日子,號召人民一齊走向立法院門口,希望台灣能成為亞洲第一個通過同志婚姻的國家。

同運界的人士在臉書上驚訝難以找到認識的人,因為今天的人數比以往都還要多。將這一場名為「彩虹圍城」的行動放置在台灣民主化的脈絡中,便能看出其意義的不凡。

在活動開始之前,舞台上的主持人便與參與民眾溝通,若是碰到如「護家盟」這樣的反對者,千萬不可以惡言相向、也不行將他們團團包圍(去年1130反同婚遊行中對支持同婚人士的做法)。在解除恐同鎖的儀式結束後,如尤美女立委也到台上希望同婚法案的討論,不該再有仇恨或歧視言論,而應是理性的、審議式民主的溝通。又或者一位來自中部的同志,在舞台上釐清「同婚是都市議題、鄉村民風純樸」的政治說法,他說,「但我來自彰化,我認為正因為我們民風純樸,所以不會把同性戀當成一種罪惡。」重重地回擊了那些,所謂鄉村純樸/都市前衛的二元對立,述說著鄉村的本真不是在其「思想保守」。

「彩虹圍城」的活動相當緩和,緩和地像是精煉了同運一路走來、伴隨著台灣社會運動史的顛簸,那一股寧靜的力量。有人上台非常強調自己「台灣人」的身分、有人連結「太陽花運動」、也有人開玩笑要「江宜樺下台來看(真實聲音)」。LGBTQ的運動不是抽離而架空的,這是一場連結眾多生命苦痛經驗的社會行動,與台灣社會追求的民主價值緊緊相連。

就在今年(2014),一份地理學的研究論文顯示,波蘭在2004年加入歐盟後,LGBTQ的平權運動獲得翻轉,能輕易出入歐洲各國的機會提供LGBTQ運動能量,然而,這卻使得所謂「恐同」者被貶為「未受教育的」、「鄉下的」,相對於來自西歐的開放、自由觀念。但這名地理學者並不樂見如此空間化的劃分,將都會的、有世界觀的精英,與那些未受教育的、鄉下的與恐同掛勾的他者,做了明顯的區隔,讓原本應該是解放的LGBTQ運動,被說成一種階級的地理。

雖然今天的「彩虹圍城」仍然援用國外的法律現況來支持同婚,但卻明顯感受到運動中不去塑造LGBTQ與反對方的對立,一如弘光科技大學通識學院助理教授劉安真,在演說中刻意強調她用的不是「正常」一詞來替同志族群「正名」,而說「同性戀、異性戀、雙性戀都是一種健康而美好的性傾向。」

正因為台灣的民主化歷程步步維艱,就連對護家盟的控訴也是「未來孩子是同性戀,我相信你們會後悔,今天是在後面開記者會,而不是跟我們一起站出來」,在「彩虹圍城」裡所看見的台灣價值,是珍惜民主路上不樹立異己為「劣等他者」,而是企求溫情喊話、理性溝通,或是重新親切地叫一聲「美江阿姨/牧師」,接著跳起「斷開鎖鏈舞」而促成另類的幽默。

在行動後的青島東路上,我們看見台灣人民對多元社會的彩虹想像,印刻在我們的國會門前,那一條每次社會運動激烈抗爭的路途上,有微笑、有可愛的小動物、有祝福台灣的話,也有拿著彩虹旗赤腳奔跑著的我們的下一代。也許就如王丹在臉書上所說,「台灣民主深化,應當從同志平權開始。」台灣,加油!

拿著彩虹旗的孩子赤腳跑在畫有彩虹地球村的大地中央
拿著彩虹旗的孩子赤腳跑在畫有彩虹地球村的大地中央
中華民國國旗多了彩虹的想像
中華民國國旗多了彩虹的想像
參與民眾寫下對台灣婚姻平權的期望
參與民眾寫下對台灣婚姻平權的期望

⊙GeogDaily 地理眼帶你看見最真實的地表世界 ,請到我們的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geogdailyz

About 哈里斯

#雲端部長-哈里斯 {  興趣 : 網路、App技術的研究;  身份 : 社會運動觀察者;  何時開始投身運動 : 2013年11月30日因婚姻平權議題開始投身同志平權運動;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