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麗君追思系列】追憶性權鬥士麗君 堅守公共.性.家園

【麗君追思系列】追憶性權鬥士麗君 堅守公共.性.家園
【麗君追思系列】追憶性權鬥士麗君 堅守公共.性.家園

文/王蘋 丁乃非 陳俞容 倪家珍(性別人權協會)

 麗君,那沈厚滄桑有著生命厚度的歌聲,每每讓人聽了總挑動著濃厚的情感;她在抗爭台上慷慨的義氣之聲,也總能鼓舞著年輕後輩;生活裡,她愛逗愛笑,處處是關心,一個動情動義溫柔的長者。

她所參與的1997年底的公娼抗爭,驚天撼地,改寫了台灣的性/別運動,她們這些以生命拼搏人生的鬥士們,讓妓權、性權,長出了強韌的本土力量,學術因此有了土壤,運動也得以茁壯。

麗君活出了精彩人生,她昂首的個人實踐,挑戰偽善、吃人的婚姻家庭想像,她,重新定義以及建構了「家」。

麗君用生命堅決留守歸綏街文萌樓,這是她和她們(公娼與日日春)運動的家。文萌樓曾經是公娼工作的地方,終至成為組織的家與運動的基地,是一個公共的家園。作為公共家園,理當屬於公娼,屬於日日春,屬於台北市與台北市民,屬於台灣過去見證、持續支持、未來參與公娼運動的人們

阮不是在家閨秀, 幸福要叼位找

公娼不是在家閨秀,幸福要自己拼搏。公娼運動揭露了「在家」主流婦運和「閨秀」女性主義,家與性的階級視野、鴻溝和底線。公娼抗爭期間,某家庭主婦與麗君在街頭相遇的尖銳對話(婦人︰你不要臉,我再怎麼辛苦也不會去做這種工作;麗君︰你嫁尪是長期飯票,我的是臨時飯票),見證了在家閨秀與賺吃婦女之間,所謂「家務」之性勞動與情感服務──無償/有薪,賣斷/自主──其實社會作用是連續的。更在法理的界定下:家裡/家外,私有/公共,保障名份/不法又污名,造就天差地別的人身情感、社會境遇。

阮嘛是飼家賺吃,有什麼通見笑

資本主義現代化,讓過去下階層女性,如樂女、官妓、婢女妾侍、查某嫺仔、賺吃查某等,都必須透過向上認同,達到形式上與在家閨秀「平等」的位置。性,必須只在家庭內部,不算家務勞動,只能以個人婚愛為名的族類繁衍,只能私藏,不得公共。買賣的性被看成父權加害、女性受害,不服膺者就是反發展、不進步。此刻台灣資產家國壓縮轉型發展,認定公娼與嫖客是阻礙進步的絆腳石,必須自我再造,改頭換面。以「平等」之名,打造現代公民典範,效果上幻化出正典與邊緣,上流與下賤,致使性底層的污名日益加深

人生是暗夜的燈火,帶咱行向前

1997年底的公娼運動,卻毅然逆向社會歧視,繞行婚姻家庭,反向國際女性主義風行草偃的北歐罰嫖廢娼模式,決然聚集在紅燈路頭街巷。公娼的抗爭,要性工作除罪,要廢除罰娼罰嫖條款,不要求個人權利,不要求國家賠償、元首道歉。麗君帶領我們堅守公共.性.家園,文萌樓就是此運動的家園基地。麗君一生相許的「家」與運動,麗君走了,我們得撐住,她和我們的公共.性.家園。

圖片說明:2002年第一次性權記者會「性權是人權」,麗君參與行動劇演出,為底層流鶯發聲,突破人權牢籠的箝制。麗君旁邊是已經過世的跨性別夥伴蔡雅婷(照片提供:王蘋)

資料來源:日日春關懷協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快按讚 d(`・∀・)b
在這評論 ヾ(*´∀ ˋ*)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