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一個種族歧視分子辯護:混蛋也是有人權的

翻譯:呂佩廷

在你看過所有有關NBA洛杉磯快艇隊老闆-無敵蠢材唐納‧史特林(Donald Sterling)的文章中,這或許是唯一一篇幫他說好話的。

前情提要,以防你錯過了好戲:史特林這個人是個十足悲慘的傢伙,他說了些驚世駭俗的種族歧視言論,隨後就被公開在網路上,任人收聽及閱讀。
然後,為了稍微控制一下危機,他去了安德森‧庫柏(Anderson Cooper)在CNN的訪談節目,但基本上在節目中他只是在講些屁話。

自從與「女朋友」的談話:「別帶黑人來看比賽」公諸於世後,這位快艇隊老闆便被NBA判罰終身禁賽[5],甚至連自己球隊比賽都不准踏進球場半步。

史特林在庫柏節目上向大眾道歉,但內容的糟糕程度和原本的失言不相上下。他當眾對魔術強森所做的公益活動發表不實評論,然後一付道貌凜然的樣子聲稱自己「沒有種族歧視」。

test3

Photo Credit:Craig DietrichCC BY 2.0

如果他可以站出來只是簡單地表示:「沒錯,我大概懷有嚴重的偏見。我年紀很大了,會有這樣的觀念可能來自於我成長的年代,那是個對於種族有著截然不同觀點的時代。但我很抱歉我是個混蛋,我會試著與時俱進的。」這樣或許還好一點。

但這有一個想法值得思考:當一個低能兒(或種族歧視者)不應被視為犯罪。

史特林並不是在任何記者會上發表此等言論,這只是他私下與女友被錄音的對話。NBA是個私營組織,他們有權設立自己的規範,但最後結果卻演變成:「我們該如何因人們的言語及思想來處罰這些人?」

當然,也有例外。如果台灣負責原住民事務的官員,公開批評所有原住民都是懶惰的酒鬼,如此,他的確必須被開除。

但史特林只是個擁有籃球隊的普通公民,球隊是他買的,是屬於他的,他只不過說了些蠢話,就該受到懲罰?

或許。但不應如同NBA的處理方式。

要懲罰史特林這樣的混蛋應該要如此:在史特林將球隊賣予他人之前,快艇隊的全體球員都應罷賽,但這也代表球員們將面對金錢損失。

想像快艇隊的球員故意輸掉每場比賽直到史特林賣掉球隊,這樣會有多震撼,或是球員們就簡單地坐在球場上抗議。脫下球衣也很不錯,但這並不能代表什麼。

出乎意料地,巨星詹姆士(LeBron James)似乎了解這點,在一段採訪中,前邁阿密熱火隊球員告訴記者,他聽到詹姆士說,如果史特林下年度還在的話,他就不打球。如果詹姆士要遵守他的威脅可能因此必須承受很大的金錢損失,但這卻是個嚴正的抗議,因為有人因而受苦。

曾經有一張備受注目的照片,描述1968年墨西哥奧運的兩位非裔美籍跑者,湯米‧史密斯(Tommie Smith)和約翰‧卡洛斯(John Carlos),前者在200公尺項目獲得金牌,後者則獲得銅牌,兩人都是黑人,且都為美國社會對待弱勢族群的方式感到憤憤不平。

即使曾被警告切勿將比賽冠上政治色彩,但兩位選手站上頒獎台領獎後,演奏國歌時,雙雙高舉緊握的拳頭致敬,這個手勢經常被「黑豹」(Black Panther)社會運動者使用,此組織有時帶有軍事色彩並訴求黑人全面的公民權。

Peter Norman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史密斯與卡洛斯皆為公開的抗議行為付出了代價。他們隨後遭到奧會除名,接下來的幾十年歲月被驅逐於所有賽事之外。但最後,他們仍被稱頌為英雄,必須為理念而承受巨大折磨的英雄。

任何快艇隊或NBA的球員都有權表示自己不願和「白癡」共識,但卻必須放棄隨比賽而來的薪水,甚至冒著違約的風險。

我說過,NBA是個私營組織,但我們卻走向一條道路,從言論犯罪走向連思想都是種犯罪的境界。在許多歐洲國家,「否認尤太大屠殺」是非法行為,如果有人說大屠殺從未發生,則會因此被判入監。

即使在言論自由的美國,3K黨能公開遊行,威斯特布路浸信會(Westboro Baptist Church)可以在喪禮高舉「上帝恨同性戀」的牌子,但仍有「憎恨罪」,意思是,如果你因為贈恨某特定族群,只因他們年紀大、是黑人、同性戀者或是擁有特殊宗教信仰,而傷害或殺害這些人,便會因此加重刑責。

這些法律讓我很不滿,因為我才不在乎有人是因為憎恨信仰天主教的老黑人同性戀,或只是因為看不慣被害人當天帶的帽子而殺人。我只在乎他確確實實毫無理由地殺了一個人,殺人就是殺人。

如果你蠢到認為尤太大屠殺從未發生,那我可憐你,但我不打算把你關起來。

如果你是個十足的種族歧視者,而且不願讓黑人來看你的球賽,那我也不會再買你的產品,但我不會將你終身禁賽。

我們一旦開始因為普通公民說出的言論而祭出罰責,就逐漸步入了喬治歐威爾的「1984」中,清楚描繪的那種世界。

在台北街頭有一輛白色轎車插著中國國旗,並用擴音器嘶聲宣傳兩岸統一。這就是所謂的民主(當然每一次我也都有權向他比中指)。也曾有台灣的低能兒穿著納粹制服上街頭抗議同性婚姻,雖然這很恐怖,但卻是美好的自由象徵。

所以在這,我要維護身為一個混蛋的權益,維護他們發表糟糕的言論、懷有任何下流思想的自由。

行動是行動,言論則歸言論,千萬別搞混了。

一個自以為正義的「終身禁賽」裁決,可能會讓NBA的委員感到好過些,但此作為卻鬆動了我認為身為民主國家人民的基本信念:連混蛋都是有人權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快按讚 d(`・∀・)b
在這評論 ヾ(*´∀ ˋ*)ノ